瀛苑副刊 2002/03/18

憑弔 \HCTL

最近的夜裡,我常夢到你。

如果夢有解析,是否代表著,白晝時,思念只能被緊緊的壓抑,直到夜晚的夢裡,才有真正屬於它宣洩的出口?

心倘若有靈犀,想與被想的人,會在某個時空下進行一場不期而遇,而我的確是遇見你了,但卻永遠只能在模模糊糊的夢中,努力回憶一段只能藉由回憶的回憶。

至今,我仍然無法相信你已經離開這個世間的消息,多麼希望這是一場惡作劇的玩笑夢,夢裡因為你急於想念我這個朋友,於是你開了一個死別的玩笑,好捉弄我立刻前去找你。

是場夢就罷了,醒來時,我還可以擦擦作夢時所殘留下的淚痕,笑笑的告訴自己:只是南柯一夢;然而現實是醒著的,我失去你也的的確確是真的了,來不及與你道別,更別說要學席慕容在渡口詩中,把祝福別在你的襟上,我的眼淚在被告知的電話聲中,是承載不起那樣多措手不及的悲傷,而拼命止不住沉重的往下落去。

為你送別的那天,低溫籠罩整個台北,第二殯儀館人來人往,冗長的計程車在門口排班,我想,死亡倘若是一場美麗盛會,那麼此時此刻我不該在你面前落淚,而透露出我的極度傷悲,我該帶著一點微笑,與你送別,我深信這樣的古老傳說:「別在最愛的人面前哭泣,這樣靈魂會因為人間哭泣的聲音而捨不得離開,錯過了投胎轉世的機會,最後成為孤魂。」

你小阿姨走過來,握著我冰冷的手,告訴我,那天你要收假離開家中前,還與父親同擠一張床,聊軍中同袍的趣事,然而此時你的父親卻因為承受不了你離去的悲痛,心肌梗塞,在急診室裡觀察中。我抱著你唯一的小妹,很堅強的她沒有哭泣,卻只是不停向我點頭致謝;抱著你的母親,因為失去你,一夜間她憔悴了好多,我想,你要離開前,一定也是曾經這樣擁抱著他們每一個人,最後放心的離去。

那是一個剛拿到駕照的少年,因為酒後駕車,猛力撞了你,在天空翻滾幾圈後,重摔於地,你頭部流著血,卻在還有意識的情況下,打了電話給營長,善意的欺騙他說你塞車遲到,其實再幾百公尺就要抵達營區了,你還是逃不過死神的召喚,掛上電話,昏沉後再也沒有醒來。

我拈了香,站在你照片的前面,印象中每次拍照,你都是開懷大笑的模樣,唯獨這張穿著軍服的照片,少了我熟悉的笑容,卻有著深鎖的眉頭,過去的回憶,一幕幕在我腦海裡浮現,湧上心頭的,卻教人鼻酸。

距離現在不久,你剛入伍,不知道該給你什麼紀念品,只知道軍中鬼故事多,我到處找了「驅鬼娃娃」,其實就是所謂的「稻草人」,裝在藍色的盒子裡,寫上「平安」兩個字。那晚我失戀於淡水,你從林口營中馬上飛奔而來,我看見你喘呼呼的趕來,我露出驚訝的表情反而質詢起你:「你太誇張了,居然擅自離營啊?!」「我超怕妳會想不開的,帶了一堆求職廣告,告訴妳趕快找工作,就不怕沒男人要。」你一臉天真的說著,另一手不小心剛好指著流浪狗被主人拋棄的新聞報導,而我被你弄得半哭半笑的情況下,失不失戀卻再也微不足道了,我就此以為,這樣的友誼是永遠不會有所謂的分離。

每年我的生日,你一定記得,你知道我超愛香水,不管你在多遠,那天我都會收到一瓶香水的祝福。我們第一次拍的大頭貼,至今還放在你的皮夾裡,上面寫著「友誼萬歲」;你車禍的前幾天,聖誕節就快要來臨,我們還通了電話,約好那晚要一起去吃大餐,電話裡,我依然記得你笑著說:「不准失約喔!失約的人是小豬!」而今失約的人卻是你,我知道你是無心的。

「在那個繁星點點的夜晚,你像許多絕望的戀人般結束了自己的生命,我多麼希望能有機會告訴你,文森,這個世界根本配不上,像你如此美好的一個人。」這是Don McLean的Vincent一段話,你離開後,我不停告訴自己,人間有太多的數不盡的痛苦與磨難,也許你的早先離去,是好為了到天堂去當一名快樂的天使,就此享福,於是我更該停止對你的傷悲。

最近的夜裡,我仍然常夢到你。

我深信,過度的思念,會讓兩個心靈相契合的人在另外一個時空裡相遇,在夢裡。

NO.495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892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8/18/2022 9:05:50 AM
  • 線上人數: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