瀛苑副刊 2002/03/11

過境
水環4A 王岫晨

清晨,我逃離夢中。推開冷冷的窗戶,望著窗外飄過,寒意甚濃的空氣。這個世界上,只有我的心,獨自清醒。

三月,絲絮般的春雨靜靜淌流。我漫步街頭,把話輕輕對著自己的心情訴說。學會了不再獨自承受,學會了不在夜裡偷偷淚流。誰卻能夠告訴我,我愛你的心,是否已經遠走?

香味四溢。一杯溫熱的咖啡,我又不由自主地讓重重往事包圍。雙手緊緊握著你喝過的咖啡杯,像是回味著你為我沖泡的滋味。你總是在我起床以後,遞給我一杯加了兩匙奶油的咖啡。除了香濃,還加了你甜甜的笑意。問你,這杯咖啡的名字。你說這杯咖啡是機場的過境大廳,喝完了以後,就可以入境我的心。

我輕輕地微笑起來,不讓淚水因為感傷而氾濫潰提。一個人獨自前往機場,沒有沈重的行囊,我只帶著你,還有一顆因為你而讓我掛念了許久的心。

9點30分,我已經佇立在這裡,在機場的過境大廳,在即將入境你心頭的角落裡。我的身旁,正上演著不曾間斷的連續劇,上一幕,主角高興的相擁;下一幕,主角傷心的分離。好想轉台看看不同的劇情,好希望你就在我導演的畫面裡,不再有藉口躲避。

將時間倒轉到這場劇的起點。我的生命,是一場漫長的即興演出。卻因為有你,讓我不用再演著自言自語的獨角戲。

凝視著第一幕,我遇到了你。

剛下飛機,我走在緩慢流動的人群裡。長途的飛行,讓人不忍疲累。突然不小心碰著了什麼,弄翻了你的行李。驚醒似的看著,會過意來不禁一笑,原來是你。

在飛行中,你就坐在我的身邊。紐約台北的班機,因為路程遠,我們就這樣聊著聊著,打發時間。空服員送來了咖啡,濃郁的香味,溢滿了整個機艙。

「請幫我加兩匙奶油,謝謝!」我對著空服員說。

「很少人這麼喝咖啡,你的品味還真是獨特啊。」你轉過頭來,好奇的看著我。

「我喜歡濃濃的奶油香味。」我接過咖啡,邊對你解釋著。

你說起了你的工作。你在咖啡館,為客人們煮著好喝的咖啡。每天喝過的人,讚不絕口。我說有機會的話,我一定去試試你的手藝。

拾起了你的行李,推至我的車邊,我執意要送你回去,順便可以品味你煮的咖啡。你笑著點點頭。看著你沒有負擔的臉,像是每天清晨的那杯咖啡,香濃的讓人不想閉上眼睛。

這些日子,我時常趁著上班的休息時間,跑到你的咖啡館,只為了要喝上一杯你的咖啡。有的時候因為工作繁忙而沒有時間,會覺得今天好像有什麼事情沒有完成一樣,在辦公桌前蠢蠢欲動。那一個夜裡,我卻能夠知道你的心情。你已經在桌上放了杯墊,擺好一杯親手為我煮的咖啡,等著我的出現。在你的心裡,我已赴約。所以,今夜我依舊可以安心入睡。

我愛上了你的咖啡,愛上了你。你總是在默默等待我的同時,在咖啡杯旁,寫下一句句思念的話語。我會把你留下的字句,抄寫在杯墊上、貼在我的床前、留在我的心裡。好喜歡和你在寂靜的夜裡,在沒有別人的咖啡廳裡,談論的彼此的殷殷關懷與濃情蜜意。我的心,竟是這麼的確定,不需要懷疑;你的眼神,像空氣一般,如影隨形。

我的生活,時時刻刻都飄盪在孤寂的漩渦裡。我終日尋覓,沒有目的,在甚濃的墨色夜裡,盲目地招惹記憶。每一天下班後的你,卻是我生命的氧氣,滲透到我的每一次呼吸,抹去我的嘆息。為此,我心動不已。你的愛是風,無影無形,牽動了我歇斯底里的心悸。讓我可以重新在空白的地方,累積我的喜悅與傷悲,重拾我任性遺棄在昨日的愛情。

思緒像河水般,不停地流動。咖啡中摻入了你微濕的心情,我在杯中的倒影裡,看到了你熟悉的身影,你依然這般任性地徘徊在我的夢裡。好久不曾有過這麼冷的寂靜,一個三月的午後,曲終人散,所有的絢爛終將歸於平淡。回憶的點滴就像是昨夜你煮的咖啡,不再溫存。

我不曾遺忘你,可是卻因為工作的關係,讓我們慢慢的疏離。漸漸的,當我回到房裡,只剩下桌上一杯冰冷的咖啡,和曾經來過的你,所留下的淡淡氣息。無奈的我,只能閉上眼睛。將你拿過的杯子,貼近自己的臉,複習著你,望著我時那樣的深情。

只是近黃昏嗎,你離去的那個下午?迎面而來的風,標示著剛剛好的溫度。在你決定要出國的那天,沒有目的地,你只留下了班機離境的時間。我在公司,和往常一樣的忙碌著。同事拿給我你的傳真,說你的班機就要就要起飛了。那一瞬間,我瘋狂的駕著車子,從公司奔向機場。只希望在你離去之前,沈澱你我最後的記憶。

呼嘯而過的風,是我心中永遠抹不去的痛。

到了機場大廳,我四處找尋,卻都沒有你的身影。不遠處的飲食區,飄來了你熟悉的香氣。我順著你的味道走去,空蕩蕩的桌椅,放著一杯還沒喝過的咖啡,和一張有你留下字句的杯墊。那是你留給我的最後字句。

「終於,我決定放棄。我身不由己,我日夜擔心。哪天,你會明白,我每天等待著深愛的你,我的心,終將潰提。

我去的地方,沒有你,而我卻會帶走你。你在我的心裡,一直一直,我不會忘記。

因為,我愛你。」

還依稀記得,我眼淚落下的弧度,那樣無辜。像是宣告了我們的愛情,及早提前落幕。好像地球的經緯,讓人看錯角度。一個人空坐在這裡,我卻不會在乎白走過的路,終究,他的名字是幸福。

回程路上,我塞在車陣裡。我的心,癱瘓在你的過境大廳,凝結在你離去的時空裡。我試著珍惜,你卻已經離去。從今以後,只能在回憶裡追尋你的清晰,你的飄逸。

夜裡,我到了你的咖啡廳,回味著你。我坐在你每天等我的桌椅上,拿出一張張你寫下的字句,讀出你的感情。我終於明白,你每天默默等待的心情,是這麼的無助而安靜,像是陷入了沒有盡頭的黑洞般,那麼死寂。

那天晚上,我將我的內心,徹底清洗。我決定去找你,到那個沒有我的地方,等待你的消息。我要再一次,飛入你的國度,過境你的心。將我心中的大廳開啟,我已準備好引領你的班機,在我荒蕪的機場落地。

劇終幕落,我心的舞台,燈光已熄。不是終了,這場劇,還未到結局。不太清楚是什麼緣故,只知道有你,也許這輩子不會再有這樣子的頃心相遇。所以,就讓他這麼樣的僵在歲月裡,再也不會來不及。

期待著下一幕,在機場大廳,我們會再相遇。

NO.494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972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2022/5/16 下午 07:07:23
  • 線上人數: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