瀛苑副刊 2000/12/04

圍境 ?馥雷頓

我終於也走入的世界的大迷宮,行走的中途,不斷有人選擇了一個舒服又不妨礙別人的角落,停了下來,塑造成美好的棲生地,並蹲下來開始炊煙,且自立了招牌,上面漆上了「終點」二個斗大且醒目的字,大概是為了說服自己或者向人宣告:其實這裡才是終點吧!

這個轉角和下一個轉角,還有下、下……,有著無數的「終點」招牌,各個招牌的人們炊著的白煙,吹薰了我,模糊的辨不清那裡才是唯一的目的地,只好託借著白薰薰的煙霧,蹲踞下來哭泣。

「喂!不要用ㄑ一ㄠˋ腳、抽著菸的姿勢來嘲笑我的軟弱和愚笨,我只不過是被菸才擾成的淚,蹲踞只為了看清楚前方的路而已,我會不斷向前的!」

也許我該向任何一個角落靠攏的。

但是,這不該是最終的歸途啊?

那片傳說中黃得晶亮的湖泊,還有浩瀚深靛的天空呢?

這絕不是最後的出口的!

我迷路了!我失去所有通向出口的線索,並且接受著各種停駐的誘惑、掙扎著,聖哲歷歷的方向守則,成不了任何鼓勵或者能停止我的恐懼。我在現實的迷宮裡,找不到方向,軟弱使得我無法瀟洒成行。只能想著你的左手緊握我右手的愛情,教我如何甘心的大聲宣讀「我愛上了你」的宣言,如何甘心讓你知曉離開你之後的我,是這麼的孤獨、無助呢?

在不久之前,我還是那麼驕傲、任性,像向陽時的向日葵一般,如今擁抱了所有的、金錢的自己,只打算用最輕柔的文字,來轉述我的每一縷思念,給正處在競技場上的你。我彷彿看到了競技場上的黃沙飛騰,呼喚著鼓譟的熱血,你終會成為英勇的勝利者的,我是如此的確信著。

只是,你也有你眼下的憂愁,我又怎麼能再向你索求任何求援?

一路上有太多的難題、選擇,以及每個人心裡不同的真理、不同的語言。而我的真理卻遲遲地不肯成形,幾度語言的混亂,不能成言,言不能成句,還讓人們誤以為我帶來了神的旨意,專心的拆解著我的語碼,最後,盯著我慢慢吐出一句:「這──不──該──是──終──點」後,便用責備帶有「又白忙一場」的眼神,便若無其事的回到了自己專屬的角落,重覆著ㄑ一ㄠˋ腳、吸著菸,不久,又有另一個迷途的旅人,也發出了不同的言語,他們又再次拆解,再一次又再一次的……。

失去了任何救援的我,只有把每一次得來不易的訊息,當成神的旨意,小心翼翼地尋著微弱的希望火焰,引領向前。

最後,向上天乞討一顆星子,鐫刻在眉心,願永遠握持著不滅的熱情,以及對你許諾勺一匙黃色湖水送你的約定,有了這些,我才有勇氣大步邁前,穿越薰人的白霧迷陣,為了那片傳說中浩瀚的天空。

NO.453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857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8/11/2022 1:47:15 PM
  • 線上人數: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