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 2004/02/23

在音樂與大自然的陪伴下走出陰霾
陳志嘉蟄伏淡江專心創作

【記者林裕琳專訪】淡江大學後山,大塊田地前的平房流瀉出熱血沸騰的「地下音樂」,蓄長髮的粗獷男子剛下田回來,愉快地拿起吉他,隨手一撥,濃濃的搖滾氣息在田野間瀰漫開來。

他是「高齡」27歲的歷史系重金屬樂手──陳志嘉。專科一年級加入吉他社時開始接觸音樂,專三就出師的天才型吉他手,並陸續擔任過幾所大專院校熱音社的指導老師。陳志嘉參與過無數次的演唱會,並曾於2000年中區熱音大賽中嶄露頭角,以超快的指法、穩健的吉他火候技驚四座而獲選為「最佳吉他手」。

除了吉他指法讓人震懾,陳志嘉的公關手腕也很強。剛退伍時他組織了「金屬聯盟」,號召許多金屬樂團於彰師大開聯合發表會。當時許多在近二年才竄出頭的地下樂團都列席演出,例如閃靈、Y2K等。他當時參與的樂團還曾與閃靈主唱合作練了一首歌,那時的盛況現在仍鮮明地在他腦海中播放。

陳志嘉當時的樂團「夢神」創作曲「黑洞」,前年獲得馬雅唱片的青睞,收錄於重金屬專輯「藏金閣」中,樂評人說,這是一首頗有程度、且言之有物的古典速度金屬(speed metal)創作,可惜專輯在媒體曝光不夠,不然將為台灣主流樂壇帶來新衝擊。記者提到網路上有網友稱讚他的指法精湛,陳志嘉不諱言:「基本上我不習慣那種吹捧,那會讓人喪失衝勁。」

光鮮亮麗的經歷背後,有著許多故事與不順遂。陳志嘉承認,自己是強勢的那種人,尤其對音樂求好心切。退伍後組的二個團都因理念不合而解散,他說,「畢竟都是退伍的人,我對音樂就不再是玩玩而已,急著想做出些什麼,給團員們的壓力太大。」

「玩團的日子,讓人懷念,有些事卻讓我對人性失望。」因為玩吉他玩出名堂來,圈子內開始有了蜚短流長,孤立無援的挫折感,加上當時在樂器行的工作超時、與團員不合,讓他陷入人生的低潮,卻也是他人生方向的轉捩點。陳志嘉決定把手邊事情都放下,一個月足不出戶,重新思索他的未來。

閉關了三十天後,陳志嘉花一年時間準備插大。前年他如願考進淡江歷史系,抱著人不犯我、我不犯人的心態,認定自己將在這裡當三年的獨行俠,有這樣的念頭,也是當初音樂路上小有成就時遭人中傷而致。對交朋友這件事,他已不抱任何期待,但際遇卻一路「急轉直下」,他成了轉學生聯誼會的現任會長。

「我愛上貪婪的骯髒尊貴,成為慾望傀儡」,黑洞歌詞曾預言了陳志嘉的心境。出社會工作時,老闆灌輸他:只要努力地做,拚命地賣,做久了,地位愈爬愈高,錢就滾滾來,到時候想買什麼就有什麼。陳志嘉一度以為富裕的生活就是人生的一切。進了淡江之後,鄰居豁達恬適的人生觀,改變了他。

外表看來狂傲的陳志嘉,讓人很難聯想他生活的簡樸。從鄰居那兒學來的環保概念,他試著拿起工具,自製木頭桌椅與門簾,也和鄰居一起向房東要了一塊田地,種高麗菜、空心菜、大白菜,有時找野菜來煮。喜歡親近土壤的他,笑說不可能靠這些蔬菜維生,卻樂此不疲。陳志嘉認為勞動、親近自然、感受土香節氣……這些都是金錢買不到的心靈的自在恬適,儘管以前的工作薪水優渥,卻比不上現在「安貧樂道」的幸福。

從搖滾吉他手到莊稼漢,音樂與大自然伴他走出陰霾,平靜的心靈帶來更多創作的靈感。陳志嘉聳聳肩道,他對音樂很執著,但未來能否以此為業,則是可遇不可求的。談到這兒,他拿起電吉他,撥弄出一首清新小品,思緒一下子飛到那日的晴空。

NO.562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1118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2021/10/25 上午 08:29:20
  • 線上人數: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