瀛苑副刊 2005/03/01

永遠是晴天
◎Y.F.

我知道這是一個事實──我已經永遠永遠地失去了你……

這篇文章寫給你,也寫給我自己。

半年前,跟現在一樣,也是快期末考的時候,我從水族館將你帶回來。放在擺滿工具書的書架旁,你和紅豆,一人一個獨立的小玻璃缸,緊鄰而立。

剛來的那天,你很安靜,儘管好動的紅豆在一旁極盡所能的挑釁你,你還是無動於衷。我知道,你還在適應這個新環境,但是,就在那晚 當我從學校回來時,小小魚缸中,我找不到你,放眼望去 只有地上一攤攤的水,循著水的痕跡,我清空四週所有可能的角落,終於,在放著雜誌的櫃子旁,發現奄奄一息的你──趕緊將你放回水中!

重返水中時,我看見你是那麼努力地呼吸著!你知道嗎?那晚,是你教會我──生命的脆弱與可貴!只要耽誤了那麼一分一秒,生命就消逝了……

隔天,我去請問過水族館的老闆,將你來到我家後的所有情形告訴老闆。老闆跟我說,剛換到一個新環境,難免會有難以適應的情況,等到適應完全了,就會沒事的。老闆要我放心,但是,其實我還是滿擔心的,剛學了一點心理學的我知道,曾經企圖自殺的人,他的再自殺率遠遠高於沒自殺過的人,雖然你不是「人」。之後,你也漸漸恢復進食,只是脫水時間過久,一身的藍失去了光澤,你比以前更靜了。

暑假時,我開始正式接觸心理學。相較於考試比重大的心理學理論,其實,我比較喜歡看那些有關心理輔導的叢書。有些好笑的是,我居然會把你們當成我的諮商對象。但是,紅豆是從來沒理會過我的,在他的小世界中,永遠有做不完的事。而你,很貼心! 你總是會很專注、很專注,就在面對我的那一方小天地,來回優游,直到我說完話離開為止。

新學期開始,我搬到現在住的宿舍,後來又帶回來了一個新朋友──火影。就這樣,你們三個玻璃缸整齊陳列在我的窗台前。我開始發現──你和火影間有了互動,我天真的以為你恢復正常了,粗心的我,就這樣忽略了那麼一絲一毫的可能……

昨晚,我開開心心的出門為同學慶祝生日。回到家時,我習慣性地來到窗台前問候你們,卻發現你的玻璃缸裡,沒有你。地磚上有一條很長很長的水痕,而你就安安靜靜地躺在盡頭,來不及了!這次真的來不及了。從水痕中、從你一身的傷痕中,我看得出你也曾為了活下去努力地掙扎過,你是否也曾期待,在那一剎那間再次出現奇蹟,一個讓你可以活下去的奇蹟。

但你終究是失望了,你的力氣太小,跳不回玻璃缸中,而我,也始終沒能趕得回。

結束了一場慶生會,緊接的卻得面對與你的天人永別,我不知道怎樣去表達那種感覺,很複雜、很複雜……,我怪你,也怪我自己。

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讓你一再地嘗試死亡,我也無法告訴你,生命的意義在於什麼,但今天會是這樣一個結局,我真的很難過,我想告訴你,我真的很捨不得你,很捨不得你。

晴天,你知道我為什麼幫你取名叫「晴天」嗎?因為我希望,在你的世界裡永遠是晴天。

遠離了束縛你的小世界,晴天,你看見了你想要的世界了嗎?

祝福你,在新的世界中,永遠是晴天……

NO.598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893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2021/12/3 下午 09:03:39
  • 線上人數: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