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題報導 2005/03/07

七年級的愛情對話錄
◎專題� 記者何純惠、鍾張涵、黃靖淳、吳姵儀、顏淑惠

《五年級同學會》這本書,談的是有關民國50年到59年出生的「五年級同學」,他們對台灣六○年代的種種回味,而自從這本多人合著的書出現後,「六年級」、「七年級」的名詞便紛紛出籠,各年齡層的人都被標上了不同的世代標籤,其中大家最耳熟能詳的莫過於「七年級」生。

社會大眾與媒體都很熱切的在討論著這群「七年級生」,他們是一群在優渥環境下成長的小孩,生活的物質條件比五、六年級的人好太多了,但或許也因為這樣,許多價值觀不斷地在快速遞轉,其中對於愛情的態度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。

七年級的愛情觀,同性之愛不再是禁忌,甚至把兩人的合照大方放在網路上,他們不再躲躲藏藏;女性也逐漸擺脫傳統束縛,寧願為追求理想而保持著獨善其身;但是他們求快、求變、求新鮮的訴求似乎也表示:「速食愛情、劈腿關係、曖昧不清」這樣的情感糾纏,更是剪不斷、理還亂!

本報記者們實地訪問了校內七年級同學的愛情故事,寫出他們的無奈與困擾、智慧與灑脫,但呈現更多的是人生歷程中無可避免的課題,父母師長的教導、朋友的關懷常常都派不上用場,能走出新路的只有自己。

劈腿一族

「其實她們兩個我都很喜歡,我捨不得放下任何一個……」他腳踏多條船,總覺得自己能有多重選擇,可以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完美情人,但真的是如此嗎?「我無法割捨任何一個,她們都是我的最愛,能夠同時擁有她們,我想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!」這個男孩不願意放棄任何一位情人,時間分割於各個情人之間,還必須遮遮掩掩,想盡辦法不讓對方知道自己在偷吃。他身陷於不同的溫柔鄉裡,雖然辛苦卻也甘之如飴,只因一句話:「放不下!」他覺得自己都是真心對待任何一位,所以如果少了哪一個,就會覺得生命少了點什麼。

「我知道他有女朋友了,但,我還是很喜歡他!」第三者的她心情很無奈,與另一個女孩同時擁有同一個男朋友,心裡難免有不安及愧疚,她曾經嘗試想要接受另一個對她好的男生,可是失敗了。她很老實的表示:「喜歡上了就是這樣,那份感情將很難割捨,即使知道自己並不是唯一,必須和另個人分享情人,但我的心就是無法放棄。」她苦笑說,約會還必須偷偷摸摸,在沒人認識彼此的地方才可大方牽手親吻,每當有人問起:「妳有男朋友嗎?」這答案似乎變得難以回答。

「我知道他外面還有一個他喜歡的女生。」正牌女友的內心雖然感到難過不已,但她相信其他女孩都是過客,只有自己才是最佳的避風港,男朋友在外面玩夠了會懂得回頭是岸,只要他回來,她可以包容一切出軌行為,她不斷告訴自己一件事:我是「正牌」的!偷偷的打探第三者究竟是何許人也,努力裝扮自己達到最完美的狀態。

浪子型

老一輩人眼裡,對感情不定的人大多用「浪子」來形容,但那是從前的年代,只有男性有游移感情的權力,到了現代,這已不再是男性的專用名詞,在現在的大學生活裡,多了「戀愛學分」,讓任何人都有權力為自己的幸福挑選最合適的人,但也漸漸形成,七年級生被稱為「速食愛情」的代言人。

關於速食的定義,新世代的年輕人個個看法不同,電機系王同學認為,「短時間的戀愛就算是速食愛情!」認識時間不長就貿然開始交往,但在相處的過程中才發現對方並非是自己的理想情人,覺得不適合就換,這不但傷害對方,也傷害了自己!

另一方面,詹同學則是認為,速食並非指時間的速食,而是感情上投入的程度,他表示:「現在的七年級生,他們並不知道自己談的就是所謂的速食愛情,甜蜜期往往將性愛當做真愛,卻也往往傷害到對方,甚至是傷害到自己。」

大學時代交過七任女友,中文系孫同學則認為自己是在尋找那「最合適」的人,「我每一段開始都很用心,」他笑著說:「但無論自己愛得多好,只要對方說分手,那就再見掰掰。」對於感情的態度,他想了許久,才說出自己的真愛箴言:「我的愛情觀就是三句話:放膽去追、放心去愛、放手祝福!」

曖昧遊戲

「交女朋友幹嘛?搞曖昧就好了啊!」化材系陳同學認為,感情的事太麻煩,他不想花太多時間去處理一個女孩子的心情,所以他只要曖昧關係就夠了,他說:「交女朋友你必須對她負責,但搞曖昧不用,又能享受類似戀愛般的感覺,這樣很輕鬆、很棒。」

陳同學以前曾經對一個女孩付出許多真情,但換來的卻是傷害,現在他已經不敢再對感情認真,也許很多人認為他很不應該,是個爛人,可是他說:「我從來沒騙過任何女生,當她們對我示好時,我都很明白地表示,我不會跟她們交往。」

教科系黃同學卻不這麼認為,她說:「不管如何,我認為使人傷心就不好,曖昧……事實上就是遊走在欺騙界線的愛情遊戲。」曾因此受過傷的她表示,她永遠記得當曖昧遊戲落幕時心中的感受,那種落空感使她難過了好久,還有一種被騙的陰影一直揮之不去,所以她絕不做讓人誤會的行為。

「因曾經受過傷害,而不敢再付出」似乎顯現出,七年級生「草莓族」的性格,當太容易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時,就不習慣失去的感覺,而無法接受失敗,因此容易受傷、一壓就壞。不論愛情的結局是喜劇是悲劇,面對愛情的態度,其實不只是追求心靈空虛時的滿足,一份好的愛情,會帶來生命的充實和價值。

出櫃

日文系陳同學表示,她在國中時交了一個男朋友,才發現自己對男性沒有感覺,反而比較在乎一位女性好友,於是才確定自己喜歡的是同性。她認為,現在的社會對於同性戀者依然存有許多偏見與異樣的眼光,因此家人裡只有姊姊知道自己的心事,她打算等到自己有經濟基礎時,再告訴爸媽這件事,她說:「到時候才能跟爸媽證明,我不是一時衝動,也沒有走錯路,這是成熟思考後的決定。」她還介紹了一個專門出版女同志書籍的出版社———集合出版社,這是國內第一家女同志出版社,董事長與社長都是女同志,想要多瞭解一點女同志世界的人可以參考看看。

「哇!兩個都好帥喔!為什麼這年頭長得帥,又沒有女朋友的男生會是gay呢!唉......」工館電腦教室中,兩位正在瀏覽網路相簿的中文系女同學看到一對男同性戀的相簿時,不禁發出這樣的驚嘆話語。七年級對同性戀愛的尺度似乎更寬廣了,有許多同性戀情侶,非常大方地將兩人的親密照片放上網路,像在對這個世界表達:「沒有人能阻止我們的愛繼續!」

電影《17歲的天空》呈現了男同志的情與欲,網路上有人說:「男生對男生說我愛你,好像沒辦法想像;男生跟男生嘴親嘴,更沒辦法想像,但好像都是一種愛對方的表現,同性戀也沒什麼不好的嘛!」資工系王同學也是在與異性交往後,才發現自己的性向,確認自己是同性戀,但他比陳同學樂觀,他笑說:「現在的社會,對於同性戀的接受度越來越高,我已能比較不畏懼地去追求這份同性間的情感。」

單身主義

「愛情」是七年級的必修學分嗎?中文系孫同學表示:「真是無稽之談。」她認為人生中尚有更具意義的事物需要去追求,秉持獨身主義的她,正灑脫的過自己想要的人生。

她曾在中文系辦工讀過,學習中文系的行政業務,明亮的雙眸不時流露出對自己人生目標確立的光芒,當許多七年級生沉浸在愛情中時,她則悠然自得的獨自沉浸在書香世界。不斷寫作,成為作家是她未來的目標,特立的獨身條件,讓她在創作上有更大的揮灑空間,雖然才剛進大學不到兩年,但她在創作上已有亮麗的表現,曾獲得第五屆桂冠詩人古典詩創作「優選」。

家中排行老大的她,在高中期間也曾談過戀愛,她說:「拜這段感情所賜,讓我大徹大悟。」單身的日子是自由的,一個人的生活並不孤獨,反倒輕鬆自在,現在的她覺得:「終於可以自行支配時間了!」

情人節在她的眼裡,並不是專屬擁有另一半人過的節日,家人、朋友就是她的情人,所以對她來說,「天天都是情人節,無需特別慶祝。單身並不孤獨,積極、認真地過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。」

專家建議

對於現在大學生的感情問題,學務處諮輔組組長胡延薇表示:「男女雙方處理感情的方式,首先還是要了解自己對愛情的價值觀,以及雙方對親密關係的認知差異,並學習在感情中體驗雙方是否適合、學習如何分手。」

在曖昧關係上,胡延薇則認為,或許是雙方對親密關係的認知有所不同,此時就要小心傷害到彼此、或對方過度反應。面對現在較為開放的速食愛情,胡組長則表示:「多認識異性是好的,但不要投入太快,一切還是要從了解自己開始。」

愛情,本來就不是一項容易過關的學分,有的人得心應手、也有的人一修再修,當感情遭遇困頓,「唯有尋求協助才是最好的管道。」

諮輔組表示:「我們提供了相當好的兩性學習環境,讓同學們可以預先學習處理感情。」

NO.599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1418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2022/12/5 下午 06:16:16
  • 線上人數: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