瀛苑副刊 2005/05/02

《小說一族》糖衣  ■藍月茶茶

將近午夜,茉莉終於將工作告一段落,回 到屬於自己的小套房。她伸出鑲上米粒般大小薄薄的晶片的中指指背,朝門邊的感應器晃了晃,門便應聲而開,家中的一切物品頓時活了,隨著茉莉腦中的無線遙控晶體發出的指令,開始工作。沒多久咖啡香四溢,浴室裡,澡盆也裝滿滾燙的溫泉。

茉莉拖著疲憊的身體,走到浴室,站在鏡子前舉起雙手,輕輕摸索頭頂,找出一粒綠豆般大小的肉球,捏住肉球,向外向下拉開,一層皮膜便輕而易舉地從皮膚剝離,展開成一透明輕巧的飛盤型軟質矽膠片。

這就是真實的我。每一次,茉莉脫下「糖衣」看到真正的自己,都會忍不住嘆息自己的長相、身材以及全身上下都充滿瑕疵。粗大的毛細孔,黑捲又多的體毛,坍塌的鼻子,笑起來怎麼看都是歪的嘴唇,這一切一切都令人無法忍受。

「糖衣」上市之後,世界上沒有醜人了,除了那些買不起「糖衣」的貧窮人家還持續使用21世紀的古董衣料外。「糖衣」已成了人類的衣服,時裝、整型、美容就此成為歷史名詞。

而所謂的「糖衣」是利用人類細胞製成皮膚,再混合矽膠等材質的生物及奈米技術,簡單來說它就是強化過的人類皮膚,穿上「糖衣」之後,它的內層會順著穿上人的輪廓,適中地服貼在皮膚上,並且還有比毛細孔更細小的分子透氣設計;而外層更妙,可隨心所欲的製作成自己喜歡的面孔及身材,膚色也可調配,最後再加上彩繪師將「糖衣」繪成美麗出色或有個性的圖紋。

就好像愈苦澀的藥丸,愈需要裹一層甜蜜的殼,讓人能更容易接受。

清晨,陽光透過玻璃灑進臥室,照耀著茉莉的臉龐。

「窗簾快拉上!」茉莉突然從恍惚中驚醒,嘶吼地叫著。

窗簾應聲快速的將臥室蓋得密不通風。茉莉生氣的咒罵自己,昨晚居然累到沒有穿上「糖衣」就睡了,更離譜的是沒拉上窗簾,萬一被人看見了,該如何是好呢?

茉莉起床打開衣櫥,衣櫥裡擺滿了近百件的「糖衣」,她翻了又翻仍不能決定穿那一件才好,最後,茉莉拿出一白色飛盤型軟質矽膠片,放在頭頂上,頭頂的熱氣使矽膠片慢慢展開,順著人型將人體完完全全地包裹起來。這是一件如白玉般的皮膚,掌與腳心為金色,背後繪有櫻花紛飛圖紋的「糖衣」。

在鏡子前,茉莉轉了一圈又一圈,看看確實沒有缺陷及汙點,便坐下拿起一頂戴起來長度及腰,柔軟如絲的黑髮,慢慢固定在自己光溜溜的頭上,「糖衣」接觸到黑髮就粘住了,配合細膩的五官,像極了日本傳說中的輝夜姬。

「來,請將你的指頭放這兒。」茉莉瞄了客人一眼,這位綠膚色,全身直紋樣式的客人伸出中指放在感應器上,電腦立刻搜尋出他的DNA身分認證。

「你好!米歇爾!第一次來吧?想設計怎樣的風格呢?」茉莉微笑。

「我想請問,價錢要怎麼算?」

「價錢方面按照圖紋大小、精緻程度以及顏料等級來算。」茉莉邊說邊將她設計過的「糖衣」用虛幻實體螢幕展現在米歇爾的眼前。

「首先,請你到更衣室換上雛型。」

米歇爾走進更衣室,在鏡子前,慢慢將「糖衣」拉開,黑黑瘦矮的肉體,方形臉扁鼻子瞇瞇眼加上厚厚的雙唇都展現在針孔前面。

唉噁!原來是長這樣!聽他的聲音還不錯呢。

茉莉盯著螢幕,評頭論足她的每一個客人。

自從她自立門戶,在R8區55洞擁有個人工作室後,十分快速地在「糖衣」彩繪的領域裡闖下名號。

「彩繪師茉莉,以獨特的古代東方神秘風格作為她的生命創作泉源,她不是畫匠,是將文化、視覺傳播與商品結合的藝術家。」這是知名世界潮流評論家給她的評論。

但是,對茉莉而言,她已經無法再創作了,她陷入了瓶頸,陷入了自我思緒的矛盾之中。美是什麼?這一直迷惑困擾著她。曾幾何時,她的心早已不再感動了。

擁有令眾人欽羨的地位與金錢,茉莉仍默默地工作,她不在乎愛情,也沒遇到任何一個男人,值得她牽腸掛肚。友情呢?大概是在慢慢長成大人的歲月之中消逝了吧。

茉莉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冒著極重的法律風險,向那些住在城市黑暗角落的遊民買針孔攝影機,偷窺自己的客人。

被抓到的話,可是要褫奪公權,驅逐出境的啊!難道,知道「糖衣」下的真實肉體長什麼樣子,會有快感?茉莉掩面,閉上了眼。

做完鄭太太的case,茉莉確認一下沒有客人預約了。她離開辦公桌,收拾雜物,準備下班。

正當茉莉愉快地想,真難得!今天客人不多時,門外感應器卻發出客人上門的嗶嗶聲。抬頭望窗外金橘色的夕陽,茉莉算算時間離7點還遠。

「開門!」門隨著茉莉腦中的無線遙控晶體發出的指令,敞開。

「你好!請坐。」

「真抱歉,沒有預約就跑來了。」

「你太客氣了,我正愁今天客人少呢!來,請伸出手指。」客人伸出中指放在感應器上,茉莉趁電腦搜尋短短地時間,瞄了客人身上的「糖衣」。

「哦!義大利式深沉的五官配上古銅膚色以及印地安圖騰,如果沒錯,這是TC03區4洞麥可的作品。」

「你的眼力真好,就是他的。這件我很喜歡,可惜已經穿了快一年了,有點破損。」

「呵,你可以拿回去給麥可整理一下,我們這一行是有售後服務的。」

「嗯,我知道,不過還是淘汰的好,今年已經不流行義大利臉孔了。」

茉莉微笑,望著電腦上DNA身分認證。

「OK!約瑟,首先,請你到更衣室換上雛型。」

約瑟走進更衣室,茉莉馬上將螢幕切換成更衣室的畫面。

茉莉看約瑟走進更衣室後,並沒馬上將「糖衣」脫下,竟蹲在梳妝檯邊,仔細地摸了摸任何一個空隙及角落,像在檢查有沒有針孔。這使茉莉倒抽了一口氣,開始緊張起來。

沒多久約瑟便站起身,撕開「糖衣」。

「咦?這是什麼?」茉莉驚恐地不停喘氣。她看到慢慢撕開的「糖衣」中,露出蒼白的肉體。當約瑟將「糖衣」完全脫去,站在鏡子前,茉莉從螢幕上看到的不是人,是一團類似細胞或變形蟲的生物,隱約可以看出它扭曲渾沌的五官。

約瑟很快地將還沒上色,毛玻璃似的「糖衣」雛型穿好,走了出來。茉莉按耐著想衝出去不停發抖的腿,站了起來,走近約瑟,卻刻意保持距離。

「請,請問你想要怎樣的膚色?」

「跟你差不多,白玉般的皮膚,只是要陽剛一點喔!」

茉莉勉強微笑,帶約瑟來到另一個房間。她迅速調好一缸顏料,讓約瑟浸泡在裡面,使顏料均勻地上滿全身。

「可,可以了,請在這兒稍坐20分鐘,到明,明天才能開始彩繪。」

輕音樂優雅地環繞餐廳裡每一個人,柔和如黃昏的燈光,呢喃的愛的話語,卻無法使「糖衣」下蒼白的茉莉放鬆。

「對不起啊,我遲到了,公司實在太忙,走不開。」湯姆在茉莉身旁坐下,點了A餐及紅酒。

「是我早來了,才剛過7點。」

「今天工作不忙嗎?」

「還好。」

「怎麼啦?很累?」

茉莉點點頭,她很想將約瑟的事告訴男友湯姆,可是不能。兩人默默地吃完這頓飯,回到茉莉的小套房。

一走進房間,湯姆抱住茉莉,深深的吻她。

「不!」茉莉掙脫湯姆的懷抱。

「抱歉,我以為妳想要一點安慰。」

茉莉看著湯姆,想到如怪物般噁心的約瑟。

天啊!怎麼能知道,我面對的是人還是什麼怪東西?茉莉驚恐地想著。

「你能給我看真正的你嗎?」

「什麼?」

「給我看脫下『糖衣』的你。」

「茉莉,妳怎麼啦?完全不像平常的妳,這樣要求人,很沒禮貌的。」

「這就是我。」

「哼!你先脫啊。」

「不。」

「我們不必再連絡了。」

湯姆冷笑,轉身快步走掉了,留下蹲在黑暗角落的茉莉。茉莉也笑著,歇斯底里地笑著,慢慢走進浴室,在鏡前,顫抖地撕開「糖衣」。

嗶!嗶!嗶!

「您有一段新留言。」

「您好!這裡是茉莉彩繪工作室!因為彩繪師茉莉有急事出國了,還沒完成的雛型將會由麥可為您服務。請按照您原本預約的時間,來到工作室,我們將會給您詳細的說明及答覆。」

NO.607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1057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8/18/2022 9:05:50 AM
  • 線上人數: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