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刊 2006/06/03

畢業特刊>收拾回憶的一日

■郭正捷(中文系畢業生)

那天,從海上吹來的風彷彿永不停止,大塊的棉狀雲被剝成碎絮,散落在名為天空的深藍色絲綢之上,從雲朵的夾縫露出的那一抹藍,顯得特別明亮,硬從雲間擠出空隙的光芒,灑在青藍的河水、灑在遠處的紅色大橋、灑在綠色山崗上的白色城堡之上。在那黃昏之下,我遙想著遠處的渡船頭落日,並且從老街眺望著金色屋頂的捷運站一帶,人來人往是理所當然的,鼎沸的人聲被距離所過濾,只有列車運作的規律聲響能夠傳到,反而讓人覺得寧靜。

老街已不再像過往的那樣新鮮有趣,卻充滿著大學4年來生活的點點滴滴,在裡頭的藝品店挑選充滿海洋風味的飾品,到小吃攤閒逛,看看有些什麼新鮮沒吃過的東西,買包魚酥帶回家當零嘴,到遊樂場去,和同學較量投籃的數量,或是將硬幣往夾娃娃機裡頭送,拿起鼓棒玩著太鼓達人,度過一個沒有課的悠閒下午,現在看來,那是一段難以忘懷的回憶。

最後的一點餘暉灑在英專路上,路燈一盞盞的亮起,月亮已經不知道在哪裡升起,從一年級開始,就不斷地壓過這條馬路,獨自一個人慢慢地踱步而過,也許是跟心儀的女孩兩人甜蜜的走過,或者是和朋友三五成群,討論著下課後的去處,這條馬路的一切都難以忘懷。

人來人往的水源街,正好是晚飯時間。琳瑯滿目的店家,想起當初每天最煩惱的問題不是學校的課業,而是今天晚餐該吃什麼,到了水源街一帶還是特別有感觸,到租書店去借幾本小說漫畫,或是借幾片電影電視劇回家和宿舍同學們,邊嗑零食邊看電影,看完還到BBS上丟個幾句評價,就讓人感到深深的滿足。

大概是8點了吧?這時候經過圖側依然是熙熙攘攘的人潮,首次來到圖書館時,是新生的導覽課程吧,圖書館的規模和藏書讓人目不暇給,那時候是入秋,也不是秋老虎發威的日子,在這有些悶熱的夏日夜晚,方才體會到冷氣的可貴,忽然想起考前排位子,一堆背包在門口排成一排的奇異景象,或者是圖書館開門時,為了佔到好位子,所有人快步前進的勤奮模樣,都將是一段回憶,未來再也沒有這種機會了。

蛋捲旁邊圍著一小群人,或者是休息,或者也是在尋找一段回憶?那白色的圓柱是象徵,雖然圖書館的壯闊、游泳館的豪華,以及新體育館、外語學院的精雕細琢,都比不過這簡約的蛋捲來得讓人記憶深刻,在這塑像邊,就好像是在淡江的中心一樣,雖然沒辦法到世界中心去,若是能在淡江中心呼喊愛,也算是一番樂趣。

經過了福園,在高中聽學長姊說生日一定會被丟下水池,但入學時卻看到「禁止拋人入池」的標語,讓人感覺有些好笑,雖然沒有辦法體會到那種痛苦的快感,但是應該有許多學長姊曾經體會過吧?我現在只能坐在那草地上,想著3年、5年前那或許有過,曾經的喧鬧。

文館背後有著幾顆燒焦痕跡的樹,那是舊社辦燒毀的痕跡,雖然新的社辦又大又寬敞,但是像是小鴨出生,會把第一眼看到的人當作是母親一樣,新社辦對我而言,好像就少了那麼一點歸屬的感覺。我還記得當時繞過劍道社或是熱舞社的練習,走進社辦狹小房間內,和社團成員打招呼的樣子,現在的停車場似乎掩蓋了當時的傷痕,但樹卻保留了下來,或許這就是必然會有的一點遺憾,想起當時電視上的大火畫面,現在心裡想到的卻是一點點人生的苦澀。

時間到了深夜,校園裡一片空蕩,從圓環的海豚開始,經過宮燈道。只剩下宮燈亮著、樹影晃著,雖然半殘的月亮還掛在空中,但同時也落下點點細雨,月亮的形狀像是個微微半笑的小口,但是卻也從蒼穹上灑下淚水,是即將畢業的喜悅,還是別離的不捨?宮燈道的宮燈姊姊,守護了淡江這麼多年,從大一的有些恐懼,到大四的有些不捨,輕輕走過那第三根燈柱,在心中道句晚安,還有再見,而掛燈被風吹過,發出些許的碰撞聲。

來到驚聲爺爺的身邊,我即將要離開了,但是爺爺您還是會一直站在這裡守候著,對吧?還記得大一的時候在廣場看過社團的成果表演,也是在那地板有些濕漉的夏日夜晚,悠揚的樂聲響起「與燕雀共同飛翔」,也是那次表演的最後一首曲目,想必到了明年、後年,樂聲一樣會在這裡響起,而那時也會有人像我一樣感動。

NO.647 | 更新時間: 2011/07/26 | 點閱: 924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2021/10/26 下午 05:29:15
  • 線上人數: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