瀛苑副刊 2008/12/08

第二十四屆五虎崗文學獎�散文佳作:我們站在歷史的肩上

◎文�沈春其(中文四) 圖�芮安

不知道為何,生長這塊土地的人們,不再擁有樂天知命的笑容,而是舉起語言的武器,彼此揮舞著;不知道為何,生長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,彼此偎依在世界的角落,真情的關懷卻傳不到彼此的心裡。

這樣的疑惑,困惑著我們這一代,與威權「擦身而過」的這一代。

我帶著這樣的困惑,來到許多人不願回頭面對的「歷史裂痕」。

那天,天空佈滿著疑惑的灰。

我從熱鬧的捷運站匆匆出站,穿過薄薄的圍牆進入幽靜的白色迴廊,原來的吵雜和喧嘩聲被阻擋在圍牆之外,我不自覺的放慢自個兒的腳步,欣賞蔥綠的植物景觀,這裡有高大的榕樹,似乎是一位莊重又慈祥的老人,年復一年又日復一日地守著這份幽靜,這樣的幽靜,在都市的生活是金錢買不到的奢華。

當我正要散步到展示廳時,無意間被門口的販賣區所吸引,最外頭架子上販賣著兒童卡通,並且用電視機不斷播放,只見詼諧又逗趣的劇情解釋中國成語的意義和典故,真是可愛!

我繼續往裡頭走去,上面擺滿著各式各樣的馬克杯、茶壺、盤子等等,更有可愛的小型公仔,逛了這麼多精緻小巧的紀念品,我心想:如果我是外來的觀光客,必然升起血拼的衝動。

進入了一樓文物展示室之後,腦海中塵封已久的記憶淡淡浮現,這是我所習慣的「歷史」,一段「可歌可泣」的歷史,望著一件件的深綠色軍服,似乎道盡抗戰血淚的滄桑;看著一本本的黑墨色筆記,不知埋藏多少無法言說的辛酸;玻璃櫃中一排排金光閃耀的榮譽勳章,又鑲上了多少政治外交的角力?

我只知道,歷史總是充滿想像。

我帶著用兒童時期「包裝」的歷史想像,一步一步踏著雪白色的花崗石階往上走去,我似乎進入了另一個歷史空間裡,首先面對我的是巨大的人物銅像,銅像兩旁懸掛著各式各樣的風箏,原本銅像前的寬廣空間被佈置成歷史走廊一般,上面還印許多彩色和黑白照片,後方的牆壁更高掛起白布,上面寫著許多姓名,每走一步彷彿聽見上頭的每一張照片、每一個名字都在吶喊著,為了理想而吶喊…。

可是我沉默不語,選擇轉身離去。

此時我站在「御路」前,正堂外的天空已露出微微的陽光。

我望向外頭寬廣的世界,外面的繁華世界就這樣與我遙望著,原本迷失在都市的我,竟有空間讓我脫離與它遙望,我不禁輕閉雙眼想像:如果我是一代帝王,那麼我此刻必定沉緬在君臨天下的豪邁,稱帝的快感,也不過如此而已吧?

但是,我又深深的感覺到:我們站在歷史的肩上,現在無論坐在我背後的銅像是民族救星還是歷史罪人,更該敞開大門,讓天下人都知道,我們正在締造不一樣的歷史。

我將過去疑惑丟下,再度漫步走下階梯,走向就在不遠前兩廳院的廣場。

廣場前有一群人,隨著曼妙的舞姿,舞弄著旗幟;階梯上方前也有一群人,旁邊播著動感的音樂,跳出性感撩人的熱舞;角落旁又有一群人,身上和地上擺著各式樣的鼓,霎時間,鼓聲齊響,節奏或急或徐,像是滂沱大雨,又像漫步細雨,我的記憶突然捲入了漩渦中,此時眼中的景象交織在一起,我聽見令人震撼又感動的交響樂,沒有指揮家,所有人各自表演,卻又莫名地契合。

這就是我們這一代,無拘無束卻又井然有序的一代,不是我們不願了解歷史,只是不願肩負太多個人歷史情感的債,因為若要論傷痛,我們無法體會當時受到迫害的恐懼;若要論悲憤,我們無法感受當時與權威對抗的激情,與其複製過去的情感,不如現在創造屬於這個時代的情感。

因為我們比任何人都懂的:活在當下。

我們生長在這塊土地上,彼此擁有共同的歷史記憶,只是擁有不同的情感,彷彿一個在簡單不過的銅板,總會有另一面不同的圖案,不論我們是否願意去面對。或許,有人將銅板翻面的方法太過魯莽,但是不得不承認,另一面的圖案過去被壓抑許久,今日再度和過去的歷史對話,再度在空間裡旋轉,正面、反面、反面、正面…,不斷旋轉著。

不論未來的面貌如何,但是我相信,未來有更多更多的銅板,在這個空間一起旋轉。

NO.735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1174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2021/10/16 上午 08:50:30
  • 線上人數: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