瀛苑副刊 2002/09/16

迷 ■瑀石

睜開眼睛,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地方,房間的牆和天花板都是白色的,連被子也是,沒有刺鼻的藥水味,頭頂上的燈光是柔和的黃,不是亮眼的日光燈白,身上穿著的是柔白的絲質睡袍,不是病人服,而且沒有插滿針管。她知道這裡不是醫院。

但這裡是哪裡呢?她不禁有些些驚慌,動了動四肢,除了因久睡而有的一點點痠麻的感覺,似乎沒有什麼不對勁,應該可以活動自如。輕輕的掀開被子,小心翼翼的起身,再把雙腳緩緩移放到地板上,輕手輕腳的,是怕驚擾到不知名的人,或者是怕自己被驚嚇到吧。

踮著腳尖,在暈黃的光影中搜尋門的方向,終於在滿眼的白中發現那閃著銀光的門把,走向門口,正要扭開門把的時候,門卻伊呀一聲的開啟了,門外正欲進門的是一個女子,有著姣好清秀的面容,穿著和她一樣的睡袍。同時被驚嚇的兩人,呆立在門的內外,幾秒鐘的沉默之後,那女子收起驚嚇的表情,露出嫣然的笑容,那笑容裡竟有著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。

她尷尬的點頭微笑。

這裡是哪裡呢?我怎麼會在這裡?而你又是誰?她有滿腦子的問題想問,臉上佈滿疑惑,女子卻只搖搖頭,用手輕輕的把她推回床邊,她乖乖的重新又躺回床上,女子滿意的笑了,幫她蓋上被子,拉開了在床的右手邊的窗簾,她這才發現外面的光線亮的刺眼,是個大晴天呢!女子把燈給熄了,轉身走出了房間,把門也給帶上。

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她一點也想不起來。這是一個收拾的井然有序,而且乾淨的合於潔癖式的要求的房間,小小的,大概只有三坪大吧!右手邊的窗外,是一片藍天,沒有任何其他的物件,這裡要不就是在高樓頂,要不就是位處空曠的地方,窗外能透露給她的線索實在太少了。

那窗內呢?除了在她躺著的這一張床的正上方那一盞剛被捻熄的暈黃的燈,其他的顏色都是白的,連窗簾都是,只是窗簾有兩層,貼近窗戶的那一層是黑的,另外覆蓋著一層純白的布幕,難怪她剛剛完全感覺不到這屋子有一扇窗的存在。

這些之外,就只有那一扇門了。對了,還有地板,剛剛下床走動的時候,只觸到冰涼的感覺,地板是什麼顏色呢?她再度坐起來,望向床邊,地板竟然也是純白的,而且一塵不染。

這裡到底是哪裡呢?答案大概只能從門外尋找了,剛剛和那無言的女子短暫僵持的幾秒鐘裡,她竟是失了神,沒有開口發問,也忘了瞥一眼門外的世界。決定下床,走出房門看看,輕輕轉動門把,期待門外是一個小客廳,有人在,而且可以解答她心中的疑問。

門開了,外頭竟仍是滿眼的白,同樣純白的牆壁、天花板和地板,還有一張和她剛剛躺著的一模一樣的床,床上躺著一個人,是剛才那位面容姣好的女子,她睡著了,嘴角有淺淺的笑。

這是另外一間房間,房裡有著一盞同樣暈黃的燈。她走向床邊,試圖喚醒那女子,卻發現自己張開的嘴裡發不出任何聲音,她輕輕的碰觸那女子,想要搖醒她,那女子卻彷若睡死般的一動也不動;她摸索著四面的牆,這房間沒有窗子,除了和她的房間相通的那一扇門,還有另一扇門。她扭開門把,推開門,門的另一頭也是一個房間,一模一樣的房間,床上也躺著一個人,一個帶著淺淺的笑容熟睡著的女子,和另一房間的那位女子一個樣。

她張大無聲的嘴,不敢再去尋找其他的出口,踉蹌而回原來的房間。窗外的亮光扎的人睜不開眼,她走向那扇窗,窗外真的只有藍天。喔!不,精確的說,往上望是藍天,底下則是霧茫茫的一片,其他的什麼都看不見。

頹坐在床上,她完全不知道自己遭遇了什麼事,為什麼會在這裡,而這裡到底是哪裡,還有那些女子又是誰呢?正苦惱著,一位女子悄聲推門而入,她已分不清到底是不是最原初的那個女子,她慌亂的比手畫腳,那女子仍是搖搖頭,又把她推回床上躺著,幫她蓋上被子,拉上窗簾,扭亮了燈,轉身走出去,把門給帶上。

屋裡頓時陷入一種迷離的氤氳中,讓人覺得好疲倦,眼皮漸漸沉重起來。恍惚中,她彷彿看見一個個穿著純白睡袍的女子安睡在一張張純白的床上,突然間,又全都醒來,在一個個白淨的屋裡各自跳著舞,每次轉身時,每個人臉上都掛著一抹嫣然恬靜的笑容,旁若無人的,自由的舞動迴旋。一次又一次的,越轉越快,越轉越快,那無數的笑容最後竟匯成了一張清晰的臉,臉上有著淺淺的笑意,迷濛中,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她才恍然,那好像就是──她自己。

NO.509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1011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2022/6/29 上午 11:50:09
  • 線上人數: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