瀛苑副刊 2002/05/13

分手情事 \瑀石

雨,連下了好些天。

夜裡,看書看的晚,雨一直下著,絲毫沒有想停的跡象,窗外的雨聲掩住了平日夜裡,這山林間慣有的蟲聲蛙鳴;桌案上散落著一本一本堆疊的書,亂亂的,卻又自成一種秩序,像心情。從埋首的書中文字裡移開視線,心就逸出掌控之外的,又飄飛的好遠。

這樣深的雨夜裡,想著在城市另一頭的你,是否和我一樣還沒入睡,正讀著書、聽著音樂?還是發著呆?淅瀝的雨聲中,是否也有著和我一樣的想念?

你和我都是習慣與夜為伍的人,曾經在無數個不眠又見不著面的夜裡,用電話連線消磨一整個夜,是啊!在電話線的兩端,不受時空隔距的兩顆心曾牽繫的那麼緊,我想我們都曾真心以為過,那會是值得用一生去珍藏的幸福吧!

而現在,電話就在手邊,那幾個熟悉的數字,雖然努力想要遺忘,卻好似已成為一種烙印,不必想,就會自動浮現在腦海中,只是,我再也不會去撥通這個號碼,一如這電話鈴聲也不會在深夜裡再度響起一樣。

你和我,應該都已是對方告別的過去吧!我想。

那一陣子,你顯得有些意興闌珊,常讓我覺得,我的出現對你是一種打擾,你總說忙,忙到連在電話裡都難得能好好和我說上幾句話。你一直都知道,我不太會勉強人,也不喜歡纏著人,我總是留給你所有你想要的空間,只是沒想到,最後卻發現自己在你的世界裡,竟然已經找不到容身的方寸了。

分手的話,你沒說過,我也一直沒提。只是在你一次又一次的不耐煩裡,發現自己的真心誠意,對照於你的不在乎,已成為可笑的多餘。我就這樣被你從你的生活中往外推,推得越離越遠,遠到好像再也無法回頭了。

我知道,當愛情要遠離的時候,怎樣也留不住,雖然我們曾經那樣真心的相待,但是,我們之間的愛怨情愁,已經是你不想留戀的過去了,在你的心底曾經是屬於我的那個位置,現在已有了另一個身影停駐,我只能教自己放棄試圖維繫這份感情的所有努力。

決定告別,離開你,還有城市裡所有的煩亂和擁擠。

偶然的機會裡,隨朋友來到這城市邊緣的山林,深深被這裡的一切所吸引,附近熱心的住戶幫我打聽到有間屋子要出租,沒有一絲猶豫,我就決定租下了。一直都想遷居到充滿鳥語花香的山野,也曾經以為,你會是可以陪我一起徜徉山林的人,可是,我終於在喜歡的地方住下,這好山好水,好風好景,卻只能一個人獨賞了。

搬了新家,換了新電話,連工作都轉換了新的形態,只是心情還不免要留戀著舊日的殘影。搬來的時候正值歲末,趕在最冷的季節住進山裡,雨露濕氣,讓山裡的溫度比平地要低上好幾度,夜裡裹著毛被,還常冷得無法入眠,輾轉恍惚間,會以為你還在身邊,或者在電話的另一頭,陪我聊著天。

這個冬季顯得好長,卻也還是過完了。

斷了聯絡的日子裡,我曾企圖用忙碌來抵擋思念情緒的侵襲,只是曾經在乎過的人與事與物,即使想刻意遺忘,但潛藏在記憶裡的某些片斷,有時仍不免要溜出來和現在的自己打個照面。尤其在這樣的雨夜裡,山裡顯得特別靜謐,無可閃躲的,雨聲挑動著最細微敏感的神經,總要讓人不由自主的想念。

朋友曾輾轉捎來你的消息和問候語,你說抱歉,你說並不想這樣耽誤我。

相愛一場,我們之間留下的不該只是一句抱歉。

其實,即使在獨自落淚的極端傷心裡,雖然不免會覺得遺憾,會放捨不下,但對你,我始終不曾有過怨怪。因為,我們都不知道愛情什麼時候該來,什麼時候會走,可是在愛情來時,我讓自己打開心懷,用最真實的面目迎接一切,當愛情不得不走的時候,我也願意心存感激,謝謝這一路上,陪著我共同編織一段雜揉著美麗與哀愁的記憶的人。

我是如此清楚,有些事,經過了,就回不來了,但記憶卻是怎樣也趕不走的,那可以是折磨,也可以是一種美麗。我想,能夠思念也是一種幸福吧!因為這思念裡有我曾經的真心。

春雨連綿,我在這樣的雨夜裡想念著,心安安靜靜的,是可以坦然面對一切之後的釋懷;我知道,雨總會停的,就像漫長的寒冬也已經遠離。

春日裡,每天山間都會變換不同的樣貌迎接訪客:滿山的櫻花開了又謝,嫩綠的新芽躍上枝頭;早開的杜鵑,沿著小徑一路綻放;活潑好動的綠繡眼,在樹叢間放肆的跳躍歡唱;閃著骨碌碌眼睛的小松鼠,靈巧的在林間穿梭……,我在這山林裡安心的生活著,每天都會遇見一些美麗的驚喜。

此刻,我的心也正期待著,雨露過後,天氣放晴,明日晨曦初起的時分,我將會迎向什麼樣的驚喜!

NO.502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840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2022/5/24 上午 08:27:48
  • 線上人數: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