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題報導 1999/11/29

從 紐 西 蘭 來 的 嬌 客
Ohara風 靡 淡 江
■ 記 者 蔡 欣 齡 報 導

「 牠 的 祖 宗 八 代 都 沒 咬 過 人 , 才 能 當 導 盲 犬 的 。 」 本 校 資 工 所 研 究 生 張 國 瑞 笑 著 說 , 目 前 , 臺 灣 四 萬 多 名 盲 胞 中 , 只 有 兩 人 擁 有 導 盲 犬 , 張 國 瑞 正 是 其 中 之 一 , 而 Ohara也 就 這 樣 大 搖 大 擺 的 走 進 這 個 禁 止 狗 兒 兜 風 的 淡 江 校 園 。

狗 兒 的 身 世

日 前 來 臺 的 Ohara在 家 中 排 行 十 五 。 在 Ohara顯 赫 的 家 世 中 , 除 了 直 系 血 親 是 導 盲 犬 的 種 犬 以 外 , 舉 凡 牠 的 兄 弟 姐 妹 、 叔 伯 阿 姨 、 姑 姑 舅 舅 、 叔 公 姨 婆 … … 等 , 都 是 導 盲 犬 。 導 盲 犬 的 歷 史 , 最 初 可 以 回 溯 到 耶 穌 基 督 的 時 代 ; 而 全 世 界 第 一 所 導 盲 犬 訓 練 所 , 成 立 於 距 今 七 十 年 前 的 美 國 。 在 國 外 , 導 盲 犬 的 種 犬 所 生 的 胎 次 , 都 用 英 文 字 母 的 順 序 來 代 表 ; Ohara名 字 的 開 頭 是 「 O」 , 就 表 示 牠 是 父 母 所 生 的 第 十 五 胎 。

Ohara是 由 拉 不 拉 多 犬 和 黃 金 獵 犬 所 生 的 , 牠 在 紐 西 蘭 出 生 後 , 被 安 置 在 當 地 的 「 寄 養 家 庭 」 , 以 適 應 人 類 的 家 庭 生 活 。 聰 明 的 牠 , 不 但 與 每 一 位 成 員 相 處 愉 快 , 也 與 寄 養 家 庭 的 寵 物 貓 玩 在 一 起 ; 但 牠 並 不 是 一 般 的 寵 物 , 牠 有 更 重 要 的 使 命 在 身 。

Ohara一 歲 半 時 離 開 寄 養 家 庭 , 回 到 紐 西 蘭 皇 家 導 盲 犬 訓 練 中 心 接 受 訓 練 。 陳 長 青 是 從 臺 灣 過 去 的 導 盲 犬 訓 練 師 學 員 , 在 訓 練 中 心 裡 , 他 教 Ohara站立、坐下、轉彎、來回,訓練牠避開障礙物,讓牠習慣穿著「導盲鞍」。經過三個月的反覆練習,Ohara明白,當牠身上穿著導盲鞍的時候,牠必須絕對服從命令,因為,這是牠的工作。

親 密 夥 伴

結 訓 之 後 , 陳 長 青 積 極 尋 覓 適 合 Ohara的 主 人 。 以 陳 長 青 對 Ohara 的 了 解 , 國 內 十 多 位 導 盲 犬 申 請 者 中 , 他 評 估 張 國 瑞 的 身 高 、 體 型 及 個 性 最 為 合 適 。 陳 長 青 也 曾 親 自 觀 察 張 國 瑞 的 居 家 環 境 , 確 定 張 國 瑞 能 給 Ohara良 好 的 起 居 照 顧 之 後 , 張 國 瑞 才 正 式 從 臺 灣 導 盲 犬 基 金 會 申 請 到 這 裡 得 來 不 易 的 導 盲 犬 。

到 臺 灣 的 飛 機 上 , 在 訓 練 師 旁 邊 , 紐 西 蘭 航 空 公 司 給 了 Ohara一 個 免 費 的 座 位 , Ohara乖 巧 地 趴 在 座 位 底 下 , 而 今 後 , 牠 則 乖 巧 地 趴 在 張 國 瑞 的 身 邊 。 張 國 瑞 到 盲 生 資 源 中 心 上 班 , 牠 就 趴 在 辦 公 桌 旁 邊 ; 張 國 瑞 在 資 工 所 上 課 , 牠 就 趴 在 教 室 的 椅 子 底 下 。 資 工 系 教 授 顏 淑 惠 對 張 國 瑞 說 : 「 這 隻 狗 怎 麼 跟 我 的 很 多 學 生 一 樣 , 我 一 開 始 上 課 , 他 們 就 開 始 睡 覺 。 」

白 天 養 足 了 精 神 , 回 家 以 後 精 力 充 沛 , 一 脫 下 導 盲 鞍 , Ohara就 活 蹦 亂 跳 , 喜 歡 咬 著 大 骨 頭 玩 具 找 人 玩 , 張 國 瑞 笑 著 說 : 「 白 天 我 指 揮 牠 , 晚 上 牠 玩 我 ! 而 且 , 每 次 都 是 我 先 不 想 玩 , 從 來 就 不 是 牠 自 己 玩 累 了 而 離 開 的 。 」

Ohara 現 在 才 一 歲 十 個 月 , 玩 心 還 很 重 , 有 次 牠 走 路 不 專 心 , 讓 張 國 瑞 的 頭 碰 到 大 樹 的 葉 子 , 張 國 瑞 就 嚴 厲 地 斥 喝 牠 : 「 watch!watch!」 十 月 份 三 個 星 期 的 訓 練 , 主 要 是 校 園 、 住 宅 區 、 交 通 、 公 共 場 所 等 內 容 , 導 盲 犬 訓 練 師 主 要 在 幫 助 張 國 瑞 了 解 Ohara的 想 法 , 至 於 最 重 要 的 默 契 培 養 , 只 能 靠 人 與 狗 自 己 來 建 立 , 因 為 依 據 各 國 的 經 驗 , 每 一 組 搭 檔 , 都 有 自 己 獨 特 的 相 處 方 式 。

剛 開 始 訓 練 時 , 張 國 瑞 不 自 覺 把 導 盲 鞍 拿 得 遠 遠 的 , Ohara也 對 臺 灣 的 摩 托 車 感 到 害 怕 , 常 常 想 躲 起 來 。 靠 著 反 覆 的 熟 悉 , 以 及 許 多 的 嚐 試 , 才 培 養 出 現 在 微 妙 的 默 契 ; 主 人 能 體 會 狗 的 任 何 感 受 , 狗 也 能 熟 悉 主 人 的 一 切 作 息 。 「 我 下 一 秒 要 做 什 麼 , 牠 就 已 經 等 在 那 裡 了 。 」 張 國 瑞 這 麼 形 容 Ohara的 聰 靈 。

張 國 瑞 還 說 , 家 裡 附 近 有 一 個 公 共 電 話 , 裝 置 在 腰 身 的 高 度 , 以 前 他 用 手 杖 行 走 時 , 只 能 預 測 地 面 的 障 礙 物 , 常 常 沒 能 及 時 察 覺 , 以 致 攔 腰 撞 上 , 而 現 在 , Ohara會 帶 領 國 瑞 自 動 避 開 障 礙 物 , 現 在 他 都 感 覺 不 到 電 話 的 位 置 。

這 天 我 們 來 到 張 國 瑞 家 中 , 看 見 張 國 瑞 從 房 間 裡 端 出 一 大 碗 乾 狗 糧 , 緩 慢 地 走 向 廚 房 , Ohara知 道 了 , 便 興 奮 地 搖 著 尾 巴 , 卻 不 敢 有 任 何 逾 越 的 舉 動 , 直 到 張 國 瑞 對 牠 說 : 「 sit! 」 然 後 吹 一 聲 哨 子 , 牠 才 馬 上 坐 下 來 , 享 用 牠 的 晚 餐 。 「 週 一 天 一 餐 , 吃 的 是 乾 狗 糧 。 剛 來 的 時 候 , 因 為 水 土 不 服 , 會 拉 肚 子 , 這 種 乾 狗 糧 是 試 過 以 後 , 沒 有 任 何 不 適 合 的 症 狀 , 才 固 定 下 來 的 。 」 這 一 陣 子 跟 張 國 瑞 聊 天 的 人 , 就 會 發 現 他 有 滿 腹 的 狗 經 。

Ohara在 家 牠 不 會 亂 咬 東 西 , 只 會 咬 自 己 的 玩 具 。 牠 跟 一 般 的 狗 一 樣 , 大 概 兩 星 期 洗 一 次 澡 , 平 常 如 果 有 味 道 , 張 國 瑞 就 用 布 幫 牠 擦 。 張 國 瑞 說 , 其 實 狗 是 終 身 不 洗 澡 的 , 牠 們 會 自 己 在 草 地 上 磨 擦 , 達 到 清 潔 的 目 的 , 臺 灣 第 一 隻 導 盲 犬 Aggie當 初 就 是 洗 得 太 勤 了 , 所 以 發 生 皮 膚 過 敏 。

當 我 們 和 張 國 瑞 從 他 的 家 中 走 出 來 , 再 從 水 泥 地 踏 上 草 地 時 , 張 國 瑞 口 中 開 始 唸 唸 有 詞 。 只 見 Ohara東 聞 西 嗅 , 不 一 會 兒 , 張 國 瑞 拿 出 塑 膠 袋 , 彎 下 腰 去 , 顯 然 Ohara是 大 便 了 。 「 哇 ! 今 天 牠 很 捧 你 們 的 場 , 大 得 這 麼 多 , 這 樣 我 也 比 較 好 找 到 大 便 ! 」 一 問 之 下 , 原 來 剛 才 張 國 瑞 嘴 裡 重 複 的 是 排 泄 的 口 令 , Ohara竟 然 連 大 小 便 都 訓 練 有 素 呢 !

外 來 的 眼 光

「 這 隻 狗 看 得 見 嗎 ? 」 「 牠 是 真 的 狗 還 是 機 器 狗 ? 」 「 牠 一 定 是 殘 障 , 才 要 戴 那 種 東 西 在 身 上 。 」 因 為 不 了 解 , 使 得 很 多 人 對 導 盲 犬 產 生 誤 解 和 排 斥 , 更 有 人 害 怕 外 型 碩 大 的 導 盲 犬 會 咬 人 。 其 實 , 導 盲 犬 是 利 用 優 良 的 種 犬 交 配 而 生 , 為 了 避 免 近 親 交 配 , 國 際 間 的 種 犬 都 互 相 交 流 , 因 此 牠 們 不 但 溫 馴 而 且 聰 慧 極 了 。

Ohara在 各 大 媒 體 曝 光 後 , 人 們 對 導 盲 犬 的 態 度 比 以 前 改 善 很 多 , 像 有 一 次 張 國 瑞 帶 牠 去 喝 喜 酒 , Ohara簡 直 就 成 為 當 天 的 明 星 。 餐 廳 老 闆 因 為 看 過 電 視 報 導 , 知 道 牠 是 導 盲 犬 , 就 很 興 奮 地 要 求 要 跟 牠 合 照 , 而 隔 壁 桌 的 人 一 直 叫 牠 「 坐 下 坐 下 」 , 不 久 , Ohara真 的 坐 下 了 , 那 人 高 興 地 到 處 喧 嚷 , 張 國 瑞 心 想 : 「 其 實 牠 很 懶 的 , 能 坐 著 絕 不 站 著 , 能 趴 著 就 絕 對 不 會 坐 著 , 站 久 了 就 坐 下 , 只 是 牠 很 自 然 的 反 應 而 已 。 」

那 天 宴 會 結 束 後 , 一 人 一 狗 想 在 捷 運 站 搭 計 程 車 上 來 , 卻 連 攔 了 兩 臺 都 不 敢 載 , 後 來 旁 邊 有 一 位 計 程 車 司 機 看 到 了 , 表 示 願 意 載 他 們 上 去 。 他 用 臺 語 說 : 「 這 隻 狗 在 電 視 我 有 看 過 , 我 載 你 們 上 去 。 」 張 國 瑞 下 車 之 後 , 計 程 車 司 機 仍 然 不 走 , 他 說 他 想 看 看 Ohara如 何 帶 領 張 國 瑞 走 路 回 去 。

由 於 大 家 對 導 盲 犬 一 無 所 知 , 所 以 一 個 多 月 來 , 盲 生 資 源 中 心 裡 裡 外 外 發 生 了 許 多 有 趣 的 事 情 , 「 有 人 把 導 盲 犬 當 成 計 程 車 , 以 為 只 要 給 牠 地 址 , 牠 就 會 帶 路 。 」 張 國 瑞 一 說 完 , 立 即 引 來 笑 聲 , 「 還 有 , 學 校 裡 有 些 男 生 看 到 Ohara時 , 竟 然 對 牠 吹 口 哨 , 好 像 色 狼 看 到 女 生 一 樣 。 」 張 國 瑞 表 示 , 無 故 偷 摸 牠 、 故 意 站 在 路 中 間 考 驗 牠 , 甚 至 發 出 聲 音 干 擾 牠 , 都 是 嚴 重 的 妨 害 。

有 些 路 過 的 同 學 問 : 「 可 以 摸 嗎 ? 牠 好 乾 淨 、 好 漂 亮 哦 ! 」 其 中 最 令 張 國 瑞 受 不 了 的 是 : 「 牠 會 不 會 咬 人 ? 」 張 國 瑞 一 再 重 複 : 「 導 盲 犬 的 祖 宗 八 代 都 沒 咬 過 人 ! 」

狗 兒 的 無 奈

但 是 Ohara也 有 束 手 無 策 的 時 候 。 有 一 次 張 國 瑞 來 到 水 源 街 側 門 , Ohara找 來 找 去 , 終 於 在 一 排 摩 托 車 中 , 找 到 一 個 最 大 的 空 隙 , 仍 然 必 須 小 心 翼 翼 地 閃 身 過 去 , 「 大 學 城 的 大 陸 麵 店 那 裡 也 有 一 樣 的 情 況 ! 」 張 國 瑞 無 可 奈 何 地 表 示 。

「 如 果 短 時 間 內 無 法 改 善 呢 ? 」 面 對 這 個 冷 酷 的 假 設 , 張 國 瑞 無 可 奈 何 的 笑 了 笑 , 沒 有 表 示 什 麼 。

有 了 Ohara之 後 , 張 國 瑞 的 生 活 有 了 很 大 的 改 變 , 他 以 切 身 的 經 驗 表 示 , 歐 美 國 家 在 導 盲 犬 的 培 育 工 作 、 追 蹤 輔 導 到 養 老 , 以 及 導 盲 犬 訓 練 師 的 栽 培 , 已 經 有 相 當 程 度 的 經 驗 。 未 來 , 臺 灣 也 能 成 立 屬 於 自 己 的 導 盲 犬 訓 練 中 心 , 配 合 觀 念 的 宣 導 , 推 廣 於 社 會 ; 這 樣 的 發 展 , 將 能 扶 持 盲 人 在 社 會 中 的 弱 勢 地 位 。

NO.418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942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2022/6/28 下午 01:24:28
  • 線上人數:5